海南定安榕树王独木也成林 (来源:人民日报)

918博天堂

2018-10-21

  走近翰林榕树王,仿佛误入了一片森林。

这株树龄逾723年的古榕树,位于海南省定安县翰林镇章塘村委会后岭村,依美乐岭山势向上生长,柱根相依、蜿蜒盘错,枝叶繁茂、遮天蔽日。

整株榕树占地亩,已入土长成的支柱根达287根,大体纠结为4组,构成了一座绿色的宫殿,千丝万缕的气生根好比宫殿里各个房间的帘幕。

  据翰林镇史料记载,这株古榕树为元世祖至元三十二年(1295年)春,定安立县及县衙落成时,第一任县太爷王献文所移栽。 在当地老百姓的保护下,经过700多年的繁衍,形成“独木成林”的奇观。   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曾祥全告诉记者,榕树的气生根和主干、枝干常常吻合在一起,比起其他树种,榕树的树龄很难判断准确,大多依靠史料记载和当地百姓口口相传。   除了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,古榕树还勾起人们的红色记忆。

1939年3月15日,琼崖工农红军领导人冯白驹和抗日女英雄刘秋菊,曾在此与当时退守定安翰林镇的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王毅进行谈判,决定联合抗日,“国共联合抗日纪念园”因此得名。 村里的老人回忆,当年日军几次空袭,村民一听到飞机轰鸣声,就迅速躲在古榕树下,逃过劫难。

  大榕树的主根并不起眼。

与周边粗壮结实的支根相比,主根孱弱得需依靠铁栏杆围挡勉强撑起,让人分不清主次。 若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长成一片茂盛树林的大榕树主根,竟已垂老枯槁。   章塘村委会主任劳昌彬说,他从小就听爷爷说,自清嘉庆年间起,主根干的树洞里常见蜂窝。 村民为了取蜂蜜,就用火熏跑蜜蜂。

大榕树背靠美乐岭,岭上常年山花烂漫、野果遍野,蜜蜂被熏跑后,隔段时间又会返回大榕树重建家园。

由于反复熏烤,大榕树主根干后来就被熏坏了。

  后来,当地人砍伐美乐岭的原始森林,种植橡胶,野花野果少了,大榕树下再难见到蜜蜂。

而且大榕树过于茂盛,枝杈遮住了谁家的田地,还会被削去。

  对这棵榕树王真正的保护是从1996年开始的,当地明确禁止削砍大榕树,也不允许荡秋千。

2010年,台风刮倒了大榕树其中的一根支柱根,当地林业部门用铁架支撑起来,枝干虽然卧倒,但根系仍相连,如今又长出新的分支。   酷暑时节,走进大榕树的浓荫里,顿感清爽,身上的暑热退去大半,村里人常爱聚在树下。

大榕树还时常成为戏班子的舞台,老人们吹拉弹唱,怡然自得。

  曾祥全说,海南很多村庄都有“前榕后布中枇杷”的栽树传统。 榕树开枝散叶,寓意兴旺,还能提供一个遮阴纳凉的场所;以前的人会削下布树皮做衣裳,这也成了树名的由来;枇杷树冠层层叠起,寓意步步高升,所以这三种树均被视为风水树。

大榕树下生长着桃金娘等海南乡土野果和益母草等草药。   “古树名木的保护成本高,能存活下来的都是‘精英’。 ”曾祥全说,海南是多台风、高雷区,保护榕树主要是防台风、防雷电。

山野里的古榕树可安装避雷针防雷;城市里的榕树则通过削减树冠、控制树高等办法来防台风、防雷。   “不动它,让它自然生长,就是最好的保护。 ”劳昌彬说,最近镇里在规划以大榕树为主题的旅游线路,配套吃、住、购、娱等设施,让慕大榕树之名而来的游客逗留更久。

责任编辑:燕玉海。